芍药汤

来自中医墨笔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概述

  • 拼音:
  • 出处:《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

组成

芍药一两(30g)、当归半两(15g)、黄连半两(15g)、槟榔木香甘草炒,各二钱 (各6g)、大黄三钱(9g)、黄芩半两(15g)、官桂二钱半(5g)

方歌

芍药汤方歌
芍药汤中用大黄
芩连归桂槟草香
清热燥湿调气血
里急腹痛自安康

功效

清热燥湿,调气和血。

主治

湿热痢疾

腹痛,便脓血,赤白相兼,里急后重,肛门灼热,小便短赤,舌苔黄腻,脉弦数。

用法

  • 上药口父咀,每服半两(15g),水二盏,煎至一盏,食后温服
  • 现代用法:水煎服

方解

本方证是由湿热壅滞肠中,气血失调所致。湿热下注大肠,搏结气血,酿为脓血,而为下痢赤白;肠道气机阻滞则腹痛、里急后重;肛门灼热,小便短赤,舌苔黄腻,脉象弦数等俱为湿热内蕴之象。故治宜清热燥湿,调和气血之法。

  1. 方中黄芩、黄连性味苦寒,入大肠经,功擅清热燥湿解毒,以除致病之因,为君药。
  2. 重用芍药养血和营、缓急止痛,配以当归养血活血,体现了“行血则便脓自愈”之义,且可兼顾湿热邪毒熏灼肠络,伤耗阴血之虑;木香、槟榔行气导滞,“调气则后重自除”,四药相配,调和气血,是为臣药。
  3. 大黄苦寒沉降,合芩、连则清热燥湿之功著,合归、芍则活血行气之力彰,其泻下通腑作用可通导湿热积滞从大便而去,体现“通因通用”之法。
  4. 方以少量肉桂,其辛热温通之性,既可助归、芍行血和营,又可防呕逆拒药,属佐助兼反佐之用。
  5. 炙甘草和中调药,与芍药相配,又能缓急止痛,亦为佐使。

诸药合用,湿去热清,气血调和,故下痢可愈。

君药 黄芩黄连 性味苦寒,入大肠经,功擅清热燥湿解毒,以除致病之因
臣药 芍药 养血和营、缓急止痛
当归 养血活血,体现了“行血则便脓自愈”之义,且可兼顾湿热邪毒熏灼肠络,伤耗阴血之虑
木香槟榔 行气导滞,“调气则后重自除”,四药相配,调和气血
佐药 大黄 苦寒沉降,合芩、连则清热燥湿之功著,合归、芍则活血行气之力彰,其泻下通腑作用可通导湿热积滞从大便而去,体现“通因通用”之法
肉桂 辛热温通之性,既可助归、芍行血和营,又可防呕逆拒药,属佐助兼反佐之用
使药 炙甘草 和中调药,与芍药相配,又能缓急止痛,亦为佐使

配伍意义

  1. 本方立意不在止痢,而重在治其致痢之本。
  2. 其配伍特点是:气血并治,兼以通因通用;寒热共投,侧重于热者寒之。
  3. 此方与一般纯用苦寒以治湿热下痢之方不同。

运用

辨证要点

本方为治疗湿热痢疾的常用方。临床应用以痢下赤白,腹痛里急,苔腻微黄为辨证要点。

加减变化

原方后有“如血痢则渐加大黄;汗后脏毒加黄柏半两”,可资临床参考。本方在运用时,

  1. 如苔黄而干,热甚伤津者,可去肉桂,加乌梅,避温就凉;
  2. 如苔腻脉滑,兼有食积,加山楂神曲以消导;
  3. 如热毒重者,加白头翁银花增强解毒之力;
  4. 如痢下赤多白少,或纯下血痢,加丹皮地榆凉血止血。

现代运用

本方常用于细菌性痢疾阿米巴痢疾过敏性结肠炎急性肠炎等属湿热为患者。

使用注意

痢疾初起有表证者忌用。

古籍摘要

临床报道

案例

痔疮胀痛

某女,48岁。混合痔,件静脉血栓形成,舌质红,笞黄,脉滑。治以芍药汤加枳壳、振花。服药4剂后,胀痛消除。[刘冰清.1984.芍药汤新用,江西中医药,(5):31]

〔按〕本案痔疮胀痛由湿热之邪下注大肠,气血壅滞引起。用芍药汤加枳壳、银花清热燥湿,行血调气而取效,亦“异病同治”之法也。

休息痢

房某,男,37岁。初诊.1991年6月22日。主诉:于两个月前无明显诱因出现下利脓血,日行七八次,无发热,伴腹痛、里急后重等症。曾服用多种肠道抗生素不效,病情时轻时重,缠绵难愈。后于某家医院诊为慢性非特异性结肠炎。现症见腹痛、里急后重、便下脓血(日行七八次)。辨证:休息痢。湿热蕴结肠胃,气机不宣,酿为脓血。治法l清热化湿,调气和血。处方:当归30克 白芍30克 黄连9克 木香10克 秦皮10克 莱菔子10克 甘草5克。

二诊:1991年6月29日。药后诸症减轻,便次减少。加黄芩9克,黄柏10克。

三诊:腹痛、里急后重和便下脓血已除。正常大便日行一次。停服汤药,改服异功散善后。[董建华等.1990.中国现代名中医医案精华.北京:北京出版社.]

〔按〕本案患者因脏腑不和、湿热蕴结于肠、肠胃气机不宣,酿为脓血而作休息痢。故拟清热化湿、调气和血为大法。本方药简而量重,以当归行血,使血行则便脓自愈;木香合莱菔子行气导滞,使气行滞通,里急后重自除;更有白芍柔肝,缓急止痛,于土中泻木。黄连、泰皮清热化湿,解毒止痢,为治痢之专品。诸药合用,使湿热清、气血和,则腹痛、里急后重、使下脓血自除。

湿热痢

薛立斋治崔司空,年逾六旬,患痢赤白,里急后重。此湿热壅滞,用芍药汤,内加大黄二钱,一剂减半,又剂全愈。惟急重未止,此脾气下陷,用补中益气汤香连丸而愈.(魏之琇.1997.续名医类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按〕本案患痢赤白,证属湿热壅滞,故用芍药汤收效。然芍药汤的“调气则后重自除”之效却并未竟其全功,究其缘由,当从“年逾六旬”和芍药汤加大黄二钱终属克伐之剂来分析,薛立斋“用补中益气送香连丸”的善后处理又给人以更深一层的启示。

奇恒痢

男患者,年方十四,主诉二个月前曾因滑冰口渴,饮冷水数杯,随即出现腹痛腹泄,大便下血,日数十行,求治于西医,诊断为溃疡性结肠炎,经内科治疗无效,求治外科,因患者便血不止而予以手术。术中见患者之全结肠有散在的糜烂、溃疡、坏死、出血灶。病灶不能切除、缝合,求治于中医。当时患者午后发热,神疲身瘦,腹痛难忍,大便频频呈血样便,口渴心烦,饮食少进,唇焦舌红无苔,脉细数。余诊治,按西医诊断溃疡性结肠炎首以肠风下血论治,辨证为木乘土位,湿热下注,邪郁日久,阴津内耗,投以痛泻要方加滋阴清热凉血止泻之品,药进十余剂,症状不见好转。后按便毒论治,投以槐花散侧柏叶汤加滋阴凉血止泻之药,又服十余剂,病仍不见效,无奈请高老(即黑龙江中医学院高仲山教授)会诊。看此患者后,

高老问;“此患按何病治之?”答:“此患西医已确诊为溃疡性结肠炎,便血,我按肠风、便毒治之。加以滋阴凉血止泻之药。”

高老说:“错矣!这个病中医叫奇恒痢。”

我疑之。高老又说:“中医认为腹痛难忍谓之里急,下血频频,便而又便谓之后重,病久不愈谓之奇恒,是奇恒痢也。”

于是请高老拟方,高老说投洁古芍药汤。药用:白勺25克 当归15克 黄连15克 黄芩15克 酒军10克 肉桂15克 甘草15克 槟榔15克 木香15克,水煎服。

余不解问之曰:“此患者即便是奇恒痢,但便血日久,病体日趋阴虚,为何用黄芩、大黄、肉桂之类?”

高老曰:“黄芩苦寒敛阴止痢,大黄泻热导滞,用肉桂振奋胃气而引虚火下行。”于是嘱患者连服上方六剂,果真服后腹痛、腹泻、便血减轻,一周后再请高老来诊,见患者脉微数,舌红无苔转为有苔,告之再服原方六剂。

余又问:“现患者阴虚体弱,再进苦寒止痢之品可乎?”

高老曰:“余热未去,湿毒未清,投补剂而敛邪,滋阴而害胃,待邪去更方不迟,此谓邪祛正自复也。”余遵命投方,又一周后患者腹痛大减,便血每日只二、三次,发热、口渴、心烦等症渐愈。后改真人养脏汤加减,调治一个月余,病情临床治愈。(夏洪生等.1988.北方医话.北京:北京科学技术出版社)

〔按〕孙思邈说:“世有愚者,读方三年,便谓天下无病可治,及治病三年,乃知天下无方可用。故学者必须博极医源,精勤不倦。”本案例虽非无方可用,而是用了不对证之方。可见选方用药上要抓住标本缓急,患者治其标,缓者治其本。更要识病辨证,选方精一,才能方专力尊,效果惊人。